我為什麼總做不好人生選擇?

2018年01月29日     3548     檢舉

最近收到兩條有意思的、都是關於「鬱悶」的的留言:

「KY小姐姐,我最近特別鬱悶。之前主管給了我一個晉升的機會,我當時擔心自己的能力無法應付新職位的壓力和挑戰,便沒有立刻答應。但不多久,我就看到另外一位同事被提拔了,可我覺得她和我能力其實差不多。類似的事不是第一次發生了,錯過了很多機會。為什麼我總是這樣?」。

「現在獨自一人在陌生的城市裡閒逛,心裡抑制不住的難過,又不知道還能告訴誰。當初是我自己決定要離開家闖蕩,跟女友異地。我本以為自己不僅能夠打拚出一番事業,也能遠程維護好和她的關係,但現實是兩方面我都處理地很糟糕。從高考開始、工作、戀愛,我都常常做不好我明明覺得自己可以做好的事。真的很鬱悶。」

這兩條留言看似毫不相關,但在我們看來,背後的原因其實是一致的——都是因為對自身或者任務的評估不準確,導致做出了不夠好的決定。

現實評估能力,可以說是人能否做出好決定的基本面因素了。一切決定都基於你對自身和任務的評估結果。如果你的評估接近客觀現實,你的決定才有一個基礎去開展。當然人們面對同一個客觀現實也會做出不同的決定,這就受到人格特質等因素的影響了。但今天我們主要來講一講「能不能客觀評估現實」,這個基礎問題。

樂觀與悲觀,最早是在哲學層面被人們廣泛討論的。它體現了人們對於「自身與浩瀚宇宙之間的關係」的看法(Chang, 2001)。

人們若相信宇宙於人類而言是友善的,並且認為人類是能夠通過自身努力將外在世界變得更加美好的,那麼他們就被認為是哲學層面的樂觀主義者。相反,悲觀主義者則是認為「宇宙是冷漠而敵對」的那些人。在他們看來,萬事萬物的發生髮展有其嚴格的必然性,並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人類在其中所發揮的作用是微乎其微的。

而要想從心理學層面判斷一個人究竟是悲觀還是樂觀,則要複雜的多。

1. 氣質類型上的樂觀/悲觀

日常生活中,當我們說一個人是樂觀或悲觀的時候,通常指的就是一個人在氣質類型上的樂觀/悲觀。氣質類型上的樂觀/悲觀,指的是人們對於未來是好是壞的預期和判斷。

在氣質類型上的

樂觀主義者,通常認為自己的未來會是美好的;

悲觀主義者,則並不相信自己的未來會是美好的。

2. 解釋風格上的樂觀/悲觀

所謂解釋風格,指的是當負面事件發生時,人們去解釋、去讓事件對於自己而言是說得通的風格和方式。

Chang(2001)認為,人們在解釋風格上的樂觀與悲觀,呈現出這樣的差異:

樂觀主義:1)傾向將壞事發生的原因歸結為自身以外的因素,不全是自己的錯2)認為壞事只是這一次,或有時發生,不是持之以恆會發生的,3)壞事只會帶來一些方面的影響,不會影響方方面面。

悲觀主義:1)傾向於將壞事歸結為是自己的錯,2)認為壞事會持續發生,3)認為壞事會給方方面面都帶來影響。

3. 動機層面上的樂觀/悲觀

而動機層面上的樂觀與悲觀,則指的是人們在面對命運的未知時,「內心行動的傾向」所呈現出來的差異。研究者Abigail Hazlett等人(2011)指出:

在動機上的

樂觀者,通常是「前進取向」的(advancement)。也就是說,他們在面對未知時更傾向於以直接的行動獲得進步,他們更容易把注意力集中在外在環境中對自己和結果有利的信息上,因此他們更容易抓住機會和可能性;

悲觀者,則是「安全取向」的(security)。他們更關心如何防患於未然,傾向於保持安全感,他們也更善於觀察到環境中可能的危險因素,因此更容易降低風險和不確定性。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發現,悲觀或樂觀,其實反映的,就是一個人對於自身和對外在世界的評估和判斷風格。

心理學家Julie Norem(2001)認為,儘管我們總習慣用一個個標籤來定義某個人,將樂觀與悲觀劃分為涇渭分明的兩大陣營,但實際上,就如同悲觀與樂觀本身所包含的豐富語義一樣,絕對的樂觀者和絕對的悲觀者都是極少數。

過度樂觀或悲觀都不利於決策

樂觀與悲觀是人們的不同特質,並無好壞優劣之分。不過,過度的樂觀或過度的悲觀還是會給人們的抉擇、甚至是人生帶來負面的影響。

過度樂觀與「樂觀偏見」(Optimistic Bias)

過度樂觀的人,或者說心理學意義上陷入「樂觀偏見」的人,指的是那些高估了積極事件發生機率,比如,認為自己買彩票的中獎機率高於平均;和/或低估了消極事件發生機率的人,比如那些吸菸成癮,但始終認為自己不可能罹患肺癌的人。另外,還有一些人的樂觀偏見,表現為「對自身能力的嚴重高估」。

然而,過度樂觀卻可能給人們的決策帶來諸多負面影響,從不同層面上的樂觀來看: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在氣質上過度樂觀的人往往對未來有超乎尋常的預期,從而很容易在選擇之後陷入失望和後悔。

比如,過度樂觀的人可能會認為進入某個新的行業就能過上完美的理想生活,但卻發現新的行業並不如預期,自己的幻想瞬間被現實「打破」,便容易陷入巨大的失望之中。

「好了傷疤忘了疼」;在解釋風格上過度樂觀的人則總是低估一些問題反覆發生的機率、及其可能造成的深遠影響,從而反覆做出不利於自己的選擇。

比如,一些人不斷跳槽卻總是找不到心儀的工作,就可能是因為他們總把對工作的不滿歸咎於外界,而忽略自己在選擇工作時總是衝動欠考慮

對風險缺乏準備;在動機上過度樂觀的人,常常會因為忽略事情可能存在的風險,而做出錯誤的選擇,讓自己措手不及。

比如,一些人樂觀地認為自己在deadline前總是效率最高,也沒有考慮到一些可能的風險,於是,當遇到突髮狀況或者手上的任務比預計的困難時,他們便會無法按時完成任務。

值得一提的是,往往那些自身能力越差的人,越容易陷入樂觀偏見之中(可能是能力本身影響了他們對自己和外在世界的客觀判斷)。這在心理學上又被稱為「達克效應」。Dunning與Kruger(1999)在研究中發現,那些在語法、邏輯等測驗中得分更低的人,對自己在閱讀、開車、下棋等技能的評估更不準確,更可能高估自己的能力。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