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靜:有些人的靈魂,能讓你記得一輩子

2018年03月26日     23074     檢舉

1988年,BBC的演播廳里,一位79歲的老人受邀參加一檔節目。

他平靜地坐在觀眾席第一排,眯起眼睛,臉上沒有多餘的表情。

突然,他身邊的觀眾全都站起來,一齊望向他。

沒有一個人說話。他們只是默默地、微笑著注視著眼前的這位長者。

老人整個人一下懵了,他詫異地回過頭,還沒搞懂現場發生了什麼。

沉默了幾分鐘之後,演播廳里忽然掌聲雷動,全場向他致敬,掌聲經久不息。

原來,老人身上隱藏了一個巨大的秘密。整整50年,除了他自己,沒有一個人知道。

這是一個足夠漫長的故事,漫長到,要回到硝煙瀰漫的上個世紀。

老人名叫尼古拉斯 · 溫頓。1938年,他還只是一個29歲的普通英國青年,卻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從死人堆里救出了幾百條生命!

在戰亂中,他悄悄幫助669個捷克兒童逃出納粹集中營,安排8趟列車將他們送往英國,拿出全部積蓄,為他們找好新的家庭,讓這些孩子活下去。

1939年,在倫敦車站,一位記者無意中拍攝到溫頓與獲救孩子的畫面。

以一己之力拯救669條生命,最黑暗的時代里,溫頓讓人性的光輝發亮到極致。

但他把卻這段故事和全部資料都鎖進一個箱子,隨手一扔,扔到地下室一個積灰的角落裡。

整整50年,他沒有跟任何人提過這件事,哪怕是最親密的人也隻字不談。他把自己隱藏在人群中,仿佛這個故事從未在地球上發生過。

永遠消失了一般……

直到1988年,溫頓的妻子在打掃地下室時,不小心踢到了一個舊箱子。當她打開箱子,看到裡面一張張孩子的照片、一沓沓獲救名單,這扇秘密的門才終於被打開。

打開時,門外站著的全是淚流滿面的人。

當年獲救兒童的資料

秘密揭曉,榮譽瞬間湧來。英國女王親自封他為勳爵,捷克領導人授予他最高榮譽,倫敦車站為他塑起雕像,甚至太空中的一顆行星都以他的名字命名!

溫頓卻一如往常平靜。

「做好事,不是為了讓人知道。我不是故意保密,我只是沒說而已。」

BBC得知此事後,邀請溫頓來參加一檔電視節目。

主持人在台上慢慢地講述當年的故事,忽然,她提高音量,衝著觀眾席喊:「請問,現場有誰是溫頓先生救過的孩子?」

嘩啦一聲,在場的所有觀眾,全部齊刷刷地站了起來!那一刻,仿佛全世界都記著,他自己卻忘了。

當年那些一臉迷茫走下火車的孩子們,如今都已年過半百,白髮蒼蒼。

這50年來,他們甚至都不知道有這樣一個人,曾為了讓他們活下去,用自己全部的力量,對抗一整個時代的黑暗。在點亮他們的生命後,又悄悄地藏身暗處。

2015年,溫頓先生安詳離世,享年106歲。

在善良的路上,可能孤軍奮戰,可能越走越孤單。但它仍然,永遠都值得我們選擇。

因為,你終究會因為選擇善良,得到靈魂的寧靜。

這世上,有人使勁表演善良,想要感動別人;也有人輕描淡寫,害怕感動中國。

記者柴靜曾經這樣形容一個人:「他成為了我的精神支柱。面對他,我土崩瓦解……」

柴靜口中的「 他 」,是一個德國小伙子,卻選擇呆在中國廣西的一個小山村裡支教,一呆就是十幾年。

2001年的夏天,廣西的一個小山村裡來了一位金髮碧眼的外國小伙。村民們嚇了一跳:「這是什麼爛仔,頭髮咋這顏色兒?」

爛仔」給自己起了個中文名,盧安克。

盧安克很忙。他跑來跑去,一會兒租房子,一會兒搬桌子。忙完了,他拍拍身上的灰,用帶著外國口音的中文跟村民說:「我要辦學校!」

這是一塊貧瘠的土地,不通公路,不通電話。

盧安克卻選擇在貧瘠里紮根,辦學、講課,不收錢。他講天文地理,講數學英語,講逸聞趣事,講生活哲理。這些對大山裡的孩子來說,簡直就是天上下起珠寶的傾盆大雨。

村民們不再喊他「爛仔」,見了面總是親切地招呼一聲:「欸!洋雷鋒!」

盧安克覺得,農村教育最大的問題,不是沒有錢,而是沒有家人陪在孩子身邊。

他經常去學生家裡,幫他們做飯、做家務;放學後,他和孩子們一起爬樹、放牛;下雨的時候大家一起挖泥鰍,抱成一團在泥塘里打滾。

孩子們跟他親得要命。在向別人介紹他時,爬到他身上,用手勾住他的脖子:「這個是老盧!我老爸!」

縣裡幹部聽說了這件事,立即「高度重視」起來:讓一個外國人在這裡過苦日子,實在沒面子。他們給盧安克在別處找了份工作,還安排好了住處。

盧安克堅決不答應,偷偷搬了家,怕領導上門「慰問」。

既然他不走,領導們又想出另外一個法子:讓他留下,靠他出名,讓他掛上紅綢子上電視!

盧安克嚇壞了,躲到學生家裡不敢出門。有人推舉他為《感動中國》候選人,他一聽說就趕緊給評選委員會寫信,說可千萬別選自己。

「 我不要出名,出名會影響我的工作,會傷害我的學生。」

「 我害怕感動中國,只能是中國感動我。」

他拒絕所有的記者,唯獨接受了柴靜的採訪。只因柴靜說了一句:「我不會把你塑造成名人。」

當被問到為什麼這麼做時,這個德國青年笑了笑,露出一排整潔的牙齒,什麼都沒說。

王小波講過一個故事。

有人問一個登山者:「你為什麼要爬山?」他回答說:「不為什麼,因為山在這裡。」

山在這裡,盧安克就留在這裡。

他沒有襪子,因為大山里買不到45碼的尺寸。

他沒有孩子,但這裡所有的孩子都叫他爸爸。

他沒有依靠,卻把一輩子,都交給了一座山。

這就是一個普通的德國人,在中國最偏遠的一塊土地上做的事。

在盧安克身上,最動人的不是「外國小伙在中國」,也不是「關注農村教育,關愛留守兒童」。

是一棵樹搖動另一棵樹,一朵雲碰觸另一朵雲,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